移民热荐
当前位置:首页>马耳他>马耳他,欧洲人的蜜

马耳他,欧洲人的蜜

2020-07-20
马耳他,南欧袖珍小岛国
深藏地中海,小到看不见
中国人对它几乎一无所知
但就是这么一个弹丸之地
却被昵称「地中海的心脏」
这颗小心脏,蛮甜!
🇲🇹

古典马耳他,欧洲骑士国的诞生
欢迎来到骑士国度!
这是马耳他旅游的Slogan。
马耳他骑士团,贵族中的贵族,
著名小说《达芬奇密码》的神秘组织原型,
他们是马耳他的缔造者,统治了数个世纪。
建都时,骑士团大团长向世界宣布:
「这是一座绅士所建的绅士之城!」
马耳他人身上,至今流淌着骑士精神的血液。

▲ 马耳他骑士团大团长瓦莱塔的演绎形象。Photo© Fotolia
现代马耳他,欧洲人的一勺蜜
古希腊人称它为Μελίτη,意为「蜜」,
或因当地出产一种口感独特的蜂蜜。
这一勺蜜,甜得让人开心~
蔚蓝的海水,充足的阳光,金黄的城邦,
马耳他是欧洲人的度假胜地、小众蜜月地;
更是欧非亚三大洲贸易枢纽、隐富者避风港。
尽管「蜜」只用来调味儿,难成主菜。

▲ 马耳他首都瓦莱塔的古老街区。Photo © Visit Malta
这一勺蜜,混合了6000年海盐味
马耳他的蜜,绝非傻白甜,
它最独特的基因要归结于:混血。
数千年来,除了马耳他骑士团,阿拉伯人、希腊人、罗马人、法国人、英国人……都统治过它,谁来了都踩一脚,留下深刻烙印。和新加坡、巴拿马、古巴的命运有点相似。
难怪,漫步在首都瓦莱塔,
任何一个马耳他人都会告诉你:
我们是地中海人!并非英国人或意大利人。

▲ 马耳他随处可见巨型仙人掌,年龄动辄200年,就像这个国家一样古老。Photo © 时差岛
假如整个地中海是一张伟大唱片,
马耳他就是开篇的第一首歌。
因为它成功将所有「地中海风情」混杂糅合于一身,并奏出了属于自己的和弦。长达1000年的外族入侵史,使它血缘之复杂,超过了任何一个欧洲国家。
这正是马耳他的最大魅力。

▲马耳他三蓝之一:蓝洞。Photo © Visit Malta
今天,时差岛飞往地中海
带你尝一口欧洲人的蜜
马耳他在哪里?
马耳他共和国,
地中海中央的一个迷你岛国,近邻意大利。
国土面积316km²,世界最小国家排名第10,
相当于北京1/100,上海1/20,广州1/25。
首都瓦莱塔,欧盟最小的国家首都。

▲地图用放大镜看,马耳他小得如同「意大利奶酪掉下的一块小糖渣儿」,也被形容为「意大利靴子尖上一颗铆钉」。制图 © 时差岛

▲地理上,马耳他位于意大利西西里岛以南90公里,突尼斯以东284公里,利比亚以北333公里,妥妥的地中海心脏。
制图 © 时差岛
总人口约48万,虽不及中国一个县,
却是全世界人口稠密度第5的国家。
马耳他是富裕的欧盟国,
人均GDP超3万美元,世界排名32位;
官方语言马耳他语+英语,用欧元,信天主教。

制图 © 时差岛
和平年代,马耳他是一个理想的旅游地。
小岛有3处世界遗产,气候极好!
每年有260万外国游客,英国人最多,
其次是意大利人、德国人、北欧人和波兰人。
2018年,中国游客为1.1万人次,
对我们来说,马耳他还是一块旅游处女地。

瓦莱塔,政府楼顶的马耳他国旗。Photo © Fotolia
马耳他,地中海混血儿
地中海,人类文明的摇篮
它是世界最大的陆间海,
也是地球上最古老的海洋之一。
人类四大文明古国,2个源自地中海,
地中海的拉丁文原意,即「地球的中心」。
更准确地说,地中海几乎孕育了整个西方文明:从南边的古巴比伦、古埃及,到东边的奥斯曼,从荷马史诗到古希腊神话,从罗马斗兽场到文艺复兴……地中海文明比古中国、古印度还要更早得多!

马耳他科米诺岛上享受日光浴的英国人。Photo © 陈卓
马耳他,恰好是地中海的圆心
整个地中海共3300个岛屿,
马耳他5个岛,是毫不起眼的「小儿子」,
但偏偏命好,刚好是C位。
论地缘政治影响力,
马耳他远远配不上「欧洲心脏」的地位;
但地理位置总是决定性的,
马耳他幸运地沾了「地中海之心」的光。

▲远远望去,马耳他像一艘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但在历史学家眼中,它更像是一个「众矢之的」。
它是地中海域航线的必经之路,
数千年来,几乎所有欧洲老牌大帝国,
都与这颗「小心脏」擦出过火花。
谁拥有马耳他,谁就能拒守欧洲。
此话并不夸张。
公元前8世纪,腓尼基人盘踞此地;公元前5世纪,迦太基人来了;公元前3世纪,换成了罗马人、汪达尔人、哥特人;公元9世纪,又换成了阿拉伯人;公元11世纪,诺曼人来袭;公元16世纪中叶,圣约翰骑士团驾到;公元18世纪末,拿破仑大帝攻破马耳他;公元19世纪初,它又成为英国殖民地长达150年;1964年,马耳他宣布独立,迄今不过半个多世纪。
这片海域的战争掠夺、金融贸易和文化交流,不管是谁,去哪儿,都必须「借道」马耳他。大佬们闹矛盾,想找个第三方圆桌谈判,马耳他就是最好的「临时缓冲区」。

▲1989年美苏冷战结束,老布什与戈尔巴乔夫召开峰会,就选在了马耳他。当地人每说起现代马耳他的重要性,就会搬出这个例子。图为蓝洞,2017年坍塌了。Photo© fotolia
时间久了,马耳他多多少少汲取了地中海各强国的优秀基因,自己也繁荣起来。
马耳他整个国家就是件「舶来品」。他们的语言源自阿拉伯,建筑源自罗马,食物混合了西西里岛与西欧口味,开车方向又沿袭英国……导游打趣地说:「一个小小的马耳他冰淇淋,内层牛奶来自英伦,外圈纹饰来自法兰西,底部蛋卷来自意大利。」
马耳他的每一处景致、生活习俗,
都烫上了「地中海混血儿」的烙印。

▲从马耳他岛去戈佐岛的渡轮。 Photo © 时差岛
马耳他 · 蓝调
蓝色,马耳他的主色调,
是这个国家最纯真的一面。

▲高空俯瞰马耳他岛的1/2。
马耳他五岛,
3座人居岛+2座无人岛。
四面环海,除了鱼和鸟,岛上几乎没什么大型哺乳动物,虎豹牛猪为零。

▲科米诺岛的果冻蓝海水。Photo © Fotolia
马耳他岛,很「大」!
贡献了78%的国土。
首都瓦莱塔、姆迪纳古城及最主要城镇都在这座本岛上,但互相之间没明显界限,从A城去B城,不过是从北京的东单走到了西单,从上海的静安寺走到了外滩……

▲首都瓦莱塔被海水包裹。Photo © VCG
丁格利悬崖,马耳他最高点之一。
站在崖边,能直接肉眼眺望到完整国境线——这是我们此行最震撼的旅途记忆。

▲从马耳他西侧任何一高点,可眺望五岛中最小的一座mini岛:费尔夫拉岛。英海军曾将它作为射击训练的石靶子,几经炮弹摧残,如今已不允许游客登岛。Photo © fotolia
戈佐岛,马耳他岛的姊妹岛。
它是「马耳他曾经的样子」,比主岛更安静,节奏更慢。岛上生活了3万多人。

Photo © fotolia
著名的古盐田就在戈佐岛,
马耳他人喝的淡水、吃的盐巴,70%来自大海。

▲海礁上凿出浅平方格,海水蒸发,白色海盐结晶而出。

▲戈佐岛海盐田女主人与老父亲守了三代家族生意,但年轻一代已有新的事业和人生。Photo© 时差岛
科米诺岛,
夹在马耳他岛和戈佐岛之间,
有着果冻一般的钴蓝海水,
欧洲人最私藏的度假小岛之一。

▲这个岛曾是骑士团的狩猎场,也被作为流放地。600多年历史的圣玛丽塔,是岛上最明显的建筑。Photo© Fotolia
如今,岛上只住了3个人,
最年轻的已72岁,他们是科米诺最后的岛民。

▲戈佐岛的资深历史向导Joseph Micallef说:「岛上的3位居民从不愿接受采访,你们就死心吧。」Photo© 时差岛
马耳他三蓝:
蓝窗、蓝洞、蓝泻湖。
这是马耳他最著名的旅游名片。
蓝窗,
戈佐岛一块窗口形巨石。
它曾经是马耳他旅游第一招牌,
但遗憾的是,蓝窗2年前塌了!

▲《权力的游戏》龙母与马王大婚就在这里。Photo© VCG
这是马耳他人的痛!
2017年3月8日凌晨5点,9级台风冲击,「三蓝之最」蓝窗轰然倒塌,这处世界级名胜就此永远消失。「马耳他旅游」瞬间折损1/3,一时引起世人感叹:看世界,要趁早!

Photo© 时差岛
那天,马耳他总理发Twitter说「我心碎了」,全世界为之痛惜。

之后,当地政府在蓝窗遗址前立了一个警示牌,直译是「不要跟大自然玩...」(潜台词:后果很严重!)

Photo© 时差岛
最倒霉的是蓝窗旁的一家高档餐馆,老板砸重金花了好几年装修,刚开业,蓝窗就倒了,「将来怎么办,谁知道呢?」
但那一年后,马耳他的游客总量并未明显下滑,来戈佐岛看蓝窗遗址的人依然络绎不绝。它成为了一处永远消逝却仍被传颂的风景。
好在,还有蓝洞与蓝泻湖。
蓝洞,桂林象鼻山与普吉岛的合体。

▲蓝洞位于马耳他岛。乘小船驶入,幽暗溶洞被荧光蓝海水反光照亮,是最经典的游览方式。Photo© 时差岛
蓝泻湖,比湖还翠的海域。
沙滩比基尼少女是一道靓丽风景,撑阳伞、包裹严实的亚洲游客会显得不合时宜。

Photo© VisitMalta
其实,「马耳他蓝」无处不在。
三蓝看腻了,
就去渔村晒晒太阳、溜溜狗、划划船……

▲马尔萨什洛克渔村,周末鱼市上你还能听到当地人用古老的闪米特语砍价还价。Photo© VCG

▲鲁祖渔船上的大眼睛,腓尼基人留下的传统。Photo© VCG
若还是腻,
就去潜水看沉船,去海底探洞……

▲马耳他有大量珊瑚礁、洞穴和沉船残骸,海水不深,尤其适合潜水初学者。Photo © fotolia & VCG

▲养个三文鱼,蓝色水浮笼都这么好看~Photo© fotolia
马耳他 · 黄调
如果说蓝色折射了马耳他的纯真,
那么金黄则雕刻了马耳他的历史。

Photo© VCG
马耳他的起源:多山之岛。
大约12000年前,一段陆地桥梁从意大利西西里岛延伸到北非。当海平面上身,大陆被淹没,高地露出水面,形成了今天的马耳他。
如今,
马耳他没有高山、没有森林、没有河流,
除了大海,便是岛屿上无穷无尽的石灰岩岗。

Photo©Fotolia
任何一个来过马耳他的人,
都会对蜂蜜色城墙过目不忘:
整个马耳他像极了一个金黄国度,
阳光一照,满城泛光。

▲首都瓦莱塔俯瞰。Photo© VCG
黄色的秘密,源自一种石头。
这种鹅黄色珊瑚石,由海底生物钙化千年而成,刚采集出来很疏松,易于雕饰,经阳光一晒,逐渐变硬、千年不腐。用来造城堡坚固不摧、造房子冬暖夏凉,居住者很舒适。

Photo© 时差岛
这是地中海风情的一部分!
不光马耳他,整个地中海沿岸,从摩洛哥、突尼斯,到希腊、意大利西西里岛,都常见这种「黄金色调」。

▲马耳他古都姆迪纳的圣保罗大教堂门饰。Photo© 时差岛

▲马耳他第5大城市扎尔巴。Photo © fotolia
与星光璀璨的老欧洲比,
马耳他拿得出手的就是这些黄色石头吗?
……是的!
最远古的石堆,是金黄的;
早在公元前4000年,马耳他先民就懂得开采这些石头。「世界遗产」巨石神庙遗址可以作证——它们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独立建筑,比英国巨石阵早1700年,比埃及金字塔早1400年,比中国秦长城早3800年!

▲这些石堆精确刻有天文星相,以及春分、夏至、立秋和冬至的日出位置,令人惊叹。
古城姆迪纳,也是金黄的;
姆迪纳是马耳他最早的首都,
是全欧洲城墙保存最完整的中世纪古城。
统治者不断更迭,古城也不断更名,
但有2个名字流传至今:「贵族之城」与「沉默之城」。

Photo © fotolia
「贵族之城」彰显了它荣耀的历史,古城至今居住着少数贵族后裔们。夜城门关闭,游人退场,古城沉默如谜。

Photo© 时差岛
三姐妹城,英雄的城;
这是三座半岛式防御城堡的「昵称」。
名字虽很女性化,却是守卫马耳他的英雄之城。

▲三姐妹城由Vittoriosa、Senglea、Coapicua三座城堡组成,意思分别是:胜利之城、不可攻克之城、勇敢之城。
每有外敌入侵,三姐妹总是最先迎战。屡屡遭受严重摧毁,然后又奇迹般复活。

Photo© Fotolia
首都瓦莱塔,更是金黄之城;
瓦莱塔,一座完整的世界文化遗产。
它于16世纪晚期建成,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米开朗基罗的弟子Francesco Laparelli设计了它。这是欧洲第一座现代意义上的规划城市!

▲著名的马耳他之围,三姐妹城几乎被摧毁,骑士团大团长瓦莱塔决定重新建造一座城池,以恢复马耳他的荣耀,这座新都以他的姓氏命名为:瓦莱塔。Photo©Fotolia

▲上巴拉卡花园附近的礼炮,每天正午,游客们都能听到来自中世纪的炮声。Photo© 时差岛
旧薄荷大街是网红打卡地——斜度超高的大陡坡、金黄建筑、街道两旁的彩窗,再配上远处一抹蓝,像极了盗梦空间。

▲「这条街其实直译为铸币街,就是当年的贵族金融街啊!别小看它,你随意碰到一个店主,没准儿人家祖辈都是骑士团成员呢!」Photo© National Geography

Photo© 陈卓
著名的马耳他彩窗。
汇聚了欧洲所有的阳台色彩,
却混出了一种典型的「马耳他风格」。

Photo©Fotolia
2018年,
瓦莱塔被评为欧洲两大文化都会之一,
刷新了小小马耳他在欧洲的存在感。
建筑师Renzo Piano重新设计了瓦莱塔的城门、国会大厦、歌剧院,古城融入了现代感。

▲瓦莱塔的国会大厦和歌剧院。Photo© T Magazine
马耳他·骑士精神500年
骑士团,让马耳他成为了马耳他!

▲马耳他骑士团于1099年在耶路撒冷成立,是一个罗马天主教骑士团体,以红白八角十字为旗帜。
贵族中的贵族!
马耳他骑士团,欧洲三大骑士团之一,
是最早成立、且唯一活到今天的传奇组织。
初名医院骑士团、圣约翰骑士团,
誓言「守卫信仰,救助苦难」,
由6大欧洲国家的世袭王室贵族成员组成。
怎样的人才配加入它?
天主教信仰+n代显赫贵族身世,
还得超级有钱!

▲1530年,罗马教廷支持下,西班牙国王查理五世以永久租借的名义把马耳他岛赐给圣约翰骑士团,每年象征性地向西西里王国缴纳1马耳他鹰币作为租金。

▲八角十字是骑士团徽章,品位与财富的极致象征。全世界最贵的钟表品牌江诗丹顿,也用它当logo。
欧洲之盾,一战成名!
16世纪,骑士团将马耳他群岛收为领土,
虽常年遭受强敌入侵,仍扼守小岛长达300年。
真正让马耳他在欧洲赢得尊严的,
是1565年著名的「马耳他之围」——至今仍是西方文明史最恢弘壮观的战争之一。

▲描绘当年马耳他之围的油画。
这是马耳他一生的荣耀!
当时,如日中天的奥斯曼帝国攻打马耳他,以图占领全欧洲。在大团长瓦莱塔的率领下,骑士团5千兵力一举粉碎了奥斯曼5万大军的猛攻,保卫了南欧的安全。
法国作家伏尔泰说:
什么都不如马耳他大围攻那样为人所知!
英女王伊丽莎白一世说:
如果土耳其人击败了马耳他岛,整个欧洲大陆是基督教还是穆斯林,恐怕是个未知数。

▲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身披「马耳他十字勋章」礼袍。
圣约翰大教堂,
就是这座「骑士王国」的地标与灵魂。
它建成于1573年,文艺复兴晚期巅峰之作,与梵蒂冈圣彼得教堂、巴黎圣母院齐名。漂亮极了!

▲最为独特的是,大教堂内设8座小教堂——骑士团成员来自法德西意英葡等6国,又称八语骑士,小教堂供奉各自专属守护神。全球天主教教堂,这是唯一的!Photo©时差岛
就像马耳他人的性格:
外表低调,有财不外露。
「这教堂外观,多朴素啊!只看外面,你绝对想象不出里面有多金碧辉煌!」

▲地面400多块大理石碑下,是骑士英雄骨骸。他们就这样与终生戎马征战获得的财富一起长眠于此。Photo© T Magazine

▲疯狂的巴洛克装饰,点缀着独特的马耳他十字,金到令人眩晕。Photo© 时差岛
今天的马耳他骑士团,已是一个「没有领土的神秘国家」。
18世纪末,拿破仑攻破马耳他,骑士团被放逐,从此失去了祖国。
如今,骑士团总部位于意大利罗马的马耳他宫,像梵蒂冈一样,是一个「国中国」,有一定主权行为,有联合国观察员席位,可签发护照、发行邮票和硬币。但与马耳他这个国家已无实体联系。

▲位于罗马的大厦「马耳他宫」,进出这里就等于「出国」。

今天的马耳他,如何找寻骑士团的踪影?
如今,马耳他约有100多名骑士,全世界则约13500多人,遍布在纽约、伦敦和罗马等地。但真正宣读了誓言的大骑士,全球仅有55位。
坊间流传的骑士团成员名单,个个来头之猛:教皇约翰·保罗二世、英国维多利亚女王、西班牙前国王卡洛斯、意大利前总统科西嘉、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美国前总统里根……

有意思的是,20世纪以来最热衷于入伙的是美国大富翁们。虽然没有国王、贵族传统,但花钱买爵位,倒是让骑士团的神话又添了几分。
马耳他·英伦情结
谈及自我身份,除了骑士血统,
马耳他人最爱提的,是英国 —— 1964年宣布独立之前,马耳他受英国统治长达150年。

▲街头巷尾,红色电话亭、英式邮筒、老爷车……英伦元素无处不在。Photo© VisitMalta
说来有趣,虽然距离意大利更近,
但马耳他更爱傍英国的「大腿」。
现代马耳他人的世界观,受它影响更深。
只有聊足球时,更多马耳他人会站队意大利~

▲旅行时,圣安吉洛城堡博物馆正在举办一个英国海军主题展,我们遇上一群英国年轻人来此寻根。「喏,这是我的曾曾祖父!」一个小伙子指着照片说。Photo© 时差岛
岛上流传着许多英国人的传说,
而最佳谈资无疑是—— 英女王。
马耳他,是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蜜月之地。

▲1947年,女王与菲利普亲王成婚之初就曾下榻马耳他。1949年至1951年,夫妇二人又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多,这也是他们以夫妻身份在海外居住过的唯一地方。
2015年,旧地重游,女王感慨万分,
说马耳他是她人生最甜蜜、平静的时光。
马耳他,果然是女王深爱的一口蜜啊。

马耳他人·谦逊的自豪
既然马耳他是一座「绅士所建的绅士之城」,
又与以绅士著称的英国关系亲密,
那么,在马耳他人眼中,
真正的绅士到底意味着什么?

克莱提恩侯爵——马耳他最后一位真正的骑士,在采访中回答说:
「以前,真正的骑士必须身佩长剑,骑马打仗。如今,骑士团的影响力更多在慈善领域。大家认为骑士只是优雅、智慧或高贵的代名词,但,骑士与合格的绅士都有一个关键特征——谦逊的自豪,并且勇敢、幽默。」
500多年过去,骑士精神仍深刻地影响着这个国家,它就像是一位隐形富豪,在如今繁复喧闹又乱象纷呈的欧洲,深藏功与名。

Photo© 时差岛
小岛国的幸福与烦恼
这么小而富的国家,你们有什么困扰吗?
马耳他历史学家Vincent Zammit教授放下刀叉,认真想了下,说:认识我的人太多了,有时想清静一会儿吧,咖啡厅酒吧甚至郊外…总能碰上熟人,得去别的国家度假才行啊!:)

▲Vincent Zammit教授,在马耳他历史和旅游领域富有威望。Photo© 陈卓
旅途中,我们还问了其它马耳他人。
繁华程度和巴黎伦敦比,还是太陈旧了, 那些有彩色木窗的老房子对游客来说很美, 但空置率很高。 年轻人还是想去更发达的地方闯啊。
——历史博物馆策展人Liam Gauci

Photo© 时差岛
普通人的工资并不高啊,这几年移民政策一出,到处是塔架塔吊,地产商忙着拆房盖房卖房,房价蹭蹭涨,据说涨幅全球第一,刚结婚的小夫妇想买房,太难了。
——马尔萨什洛克渔村居民 Gilbert Vancell

Photo© 时差岛
年轻人还是机会的。我们国家IT业很发达,不过,不是你们中国那种互联网经济。马耳他是全欧洲唯一允许在网上经营博彩业的国家,很多大学生刚毕业就当起了程序员,计算机专业最吃香。
——马耳他大学年轻学生 Bogart

Photo© 时差岛
人人都来问,你们更喜欢英国还是意大利啊?我们只好回答:地中海人~当然,世界杯期间除外,意大利球迷和英国球迷五五开,哈哈。感谢足球,把全世界连接在一起。
——腓尼基酒吧调酒师 Walton

Photo© 时差岛
很有意思的是:
马耳他,每晚都会放烟花!嗯,是每晚!
很少有哪个地方像马耳他人如此热爱烟花,尤其在夏天。马耳他岛和戈佐岛,每个村镇都有自己的夏季烟花节。而且,这么小个地方,竟有着35家烟花厂。
望着漫天烟花,
小岛国有什么烦恼,已不重要。
小岛国的诱惑
25万欧元就能实现的移民梦!
在Google上搜马耳他,弹出最多的并非旅游攻略,而是移民帖。中介广告很具诱惑力~

Photo© 时差岛
马耳他人帮你列举了各项移民理由:
全球宜居国、幸福指数排名稳居前列;世界唯一欧盟国、申根国、欧元区、英联邦「四位一体」国家,一张永居卡=一张欧洲通行证;相比西欧,生活成本低,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相当安全,欧洲犯罪率最低国家之一……
嗯,小岛国太需要人了!
近年,马耳他举全国之力吸引移民,
比招徕全球游客更为猛力。
近几年,马耳他的成绩单确实不错!依傍着欧盟的强大支持,经济增长速度逆袭老欧洲。
我们的导游倒是风趣:「马耳他法律只能结婚、不允许离婚的;这里的车子没有报废一说,所以满大街都是古董车;还有,房子超过100年就不让拆了……所以,移民之前要想好哦,来马耳他,没有退路!」

Photo© Fotolia
马耳他,拿什么吸引你
马耳他,其实被低估了。
它像一位隐居欧洲的老富豪,财富与智慧在它身上从不稀缺。欧洲主流舞台上很少听到它的声音,但它喜怒自知。
8年前,美剧《权力的游戏》第1季,取景马耳他。如今,权游8季已播完,爱尔兰、克罗地亚、冰岛、西班牙……各家取景地无不蹭热点、昭告天下,大做旅游广告。马耳他旅游局的一位官员却淡淡地说:当初拍摄,对我们的古城有些损伤,心疼世界文化遗产啊,就不蹭权游的热点了。

Photo©《全力的游戏》第一季剧照
马耳他懂得自己的价值,
无论世界是否注意到它的与众不同。
旅行结束时,想起了一位马耳他老骑士的话:我希望当我们穿上教堂长袍时,人们会「哇哦」一声,但我也希望我们不要因此太把它当回事。
啊~马耳他这款蜜,真是越品越有味儿。
在线咨询

- 【高评移民项目推荐】 -

X
分享到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