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热荐
当前位置:首页>旅游攻略>阿根廷,人生最遥远的流浪

阿根廷,人生最遥远的流浪

2020-06-25
阿根廷
距离中国最遥远的国家
魔幻、飘逸、诗性
于是,渴望去流浪
🇦🇷


Photo by © Travel Argentina

时差岛:阿根廷的流浪来自时差岛00:0002:50

阿根廷太远了,
无论如何,飞机都无法一次性到达。
你需要穿越1/2个地球,经美国或欧洲转机,
忍受30+小时的超长飞行才能最终抵达。

远方之远,再不文艺矫情的人,
也会浮起一种「流浪感」。



Photo by ©TravelArgentina

23岁的阿根廷青年切·格瓦拉,
就是从这里出发,骑着摩托车流浪南美洲,
开始了热血革命的一生,成为全球偶像。

▲ 电影《摩托日记》记录了切格瓦拉这段传奇旅程。


▲ 今天,切格瓦拉的头像被印在世界各国的T恤衫上,成了一代年轻人心目中「流浪、自由、叛逆」的精神符号。

王家卫拍摄《春光乍泄》时,
无比迷恋阿根廷的颓废诗人气质,他说:
「我想不到在这个世界上,
还有什么地方比阿根廷更遥远,那里是天涯。」



▲ 电影《春光乍泄》剧照,1997年拍摄。

如果你缺少充足的理由,
或者你手里没有一大把时间,
请不要轻易踏上阿根廷的旅程。

因为我们对它几乎一无所知:太遥远、太陌生、语言不通、旅费昂贵、通货膨胀严重,不适合六七天黄金周度假式旅游;更何况前几年签证不好办,游客稀少,连《孤独星球》都放弃了出版《阿根廷》中文版指南。
但假如你铁了心去远方流浪,
那么,就把身体放逐到阿根廷去吧。



▲ 安第斯山脉

那里有地球上最长的山脉、最宽的瀑布、最干净的阳光、最孤独的灯塔......无数将军、冒险家、流浪诗人、艺术家、电影明星都留下过足迹。那里还是探戈的故乡,人们信仰足球。

阿根廷的诗意气质,就像国旗的浅蓝色,
很轻很柔,如同清晨上空悬浮的一颗薄荷糖



▲ 阿根廷国旗「五月的太阳」,浅蓝色如天空般纯真。


▲ 提到阿根廷,更多人会想到球星马拉多纳、梅西,《阿根廷别为我哭泣》的贝隆夫人,大文豪博尔赫斯。

这片南美洲的沃土,才叫远方,
远得让所有人都遗忘你。

🇦🇷
今天,「时差岛」飞赴阿根廷,
领略这片魔幻现实主义、饱含诗意的土地。


阿根廷,最遥远的流浪



制图 © 时差岛

作为国家的阿根廷,只有200年历史。
国土面积278万平方公里,约1/3个中国。
纵跨34个纬度,拥有众多极致自然景观。
南美第一旅游大国,但中国游客稀少(2017年仅6.2万)。

人口4100万,97%是欧洲后裔,
西班牙、意大利裔为主,其次是德国裔。
官方讲西班牙语。

它曾非常富有,名列世界第8大强国。
可近60年颓废了,沦落成了「发展中国家」。
但依然和巴西、智利并列南美三强。


▲科尔多瓦的年轻人。这是阿根廷第二大城市。


阿根廷是平的!
潘帕斯平原太平了!
飞机从巴西亚马逊雨林、秘鲁安第斯山脉一路南下,刚入阿根廷,顿时一大片辽阔草原,心胸豁然开朗。自由的风吹过,湿润的空气,丰沛的阳光,天空云朵光泽宛如果冻一般。





Photo by © Gabriel Matula

这片世界上最肥美的黑土地,
是大自然对阿根廷人的慷慨馈赠。

19世纪,西班牙人把牛和马带到美洲,
这片肥沃草原果然养出了世界级的上好牛肉。
直至今天,中国、美国、欧洲的高级餐桌都在享用阿根廷特产的贡安格斯牛肉。


▲阿根廷每年养殖5300多万头牛,是阿根廷总人口的1.3倍。

潘帕斯草原养活了约90%的阿根廷人,
首都和几座大城市都汇聚在此。



▲潘帕斯草原还出产顶级的葡萄酒。

于是,才有了风一样的阿根廷人

这个南美大粮仓、聚宝盆,塑造了阿根廷人「风之子」的天性,让他们世代不愁吃穿,安心去流浪。



▲潘帕斯草原的高乔人,身上流淌着西班牙人和印第安人的双重血统。


▲毛毡帽、丝巾、宽大的马裤是高乔人的传统造型,被称为南美牛仔。Photo by © Diana C


阿根廷的边缘,才最美

流浪诗人从不在主流世界中心吟唱。
阿根廷也一样,它那些最极致的自然景观都很遥远,要么在国境线尽头,要么离大城市千里之外。

阿根廷的美,不愿人轻易抵达。



Photo by © Lonely Planet

阿根廷最西端,是安第斯山脉。

这是南美的通天塔。
这条地球最绵长的山脉(海底的中洋脊除外),南北纵贯阿根廷全境。它犹如南美大陆的一道刀疤,将阿根廷与智利、秘鲁硬生生隔断开,造就了无数自然与人文奇观。



▲阿空加瓜山,南美第一高峰。


Photo by © Patagonia Magazine


Photo by © Travel Argentina


▲菲茨罗伊峰,一排利剑般尖锐的峭壁,令人过目难忘。

阿根廷最北端,是赤焰山丘与荒漠。

古老深厚的南美文明,如千年层积岩一样,
层层叠叠,五彩斑斓。

远一点,是七彩山。
是不是很像我们的张掖丹霞?



▲著名的胡胡伊山谷,远在与智利交界处。有七色山、历史城镇遗迹,世界文化遗产。


▲七彩山地貌在阿根廷、智利、秘鲁边境线都存在,长途跋涉才能观赏。


Photo by © Travel Argentina

再远点,是峡谷绝壁。
数万年狂风肆虐,塑造了阿根廷北方的孤绝地貌。



▲塔拉姆佩雅国家公园,世界自然遗产。


▲伊沙瓜拉斯托自然公园,靠近智利边境。有大量恐龙化石遗址。


▲这是与恐龙同时代的生物化石。

更远点,是一片白色盐沙漠。
这是阿根廷最迷人的网红景点之一,相邻萨尔塔省。












Photo by © TravelArgentina

更远更远一点,是荒无人烟的高原。
阿根廷北端边境线的阿塔卡马高原,
一半在阿根廷,一半在智利。





▲极致的沙漠、山丘、盐田、峡谷。户外冒险家和摄影师不远万里来此获取灵感。
Photo by © Jessica Cantlin

阿根廷的东北角尽头,
是世界三大瀑布之首的伊瓜苏瀑布。
嗯,即使伊瓜苏瀑布这样的世界级大热门景点,也远在边境线,瀑布另一端就到巴西了。但就算如此,你也一定要舍得前往。它是阿根廷最受欢迎的金字招牌,瀑布的巨大声响和力量感,会让你终生难忘。





▲伊瓜苏瀑布由275条小瀑布组成,早在1984年就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每年吸引超过200万游客。

《春光乍泄》主题曲
聆听伊瓜苏瀑布的现场配音



伊瓜苏瀑布之所以名列全球瀑布景观之首,其优势不在高落差,而在于瀑布群体数量世界第1,宽度世界第1。

因为伊瓜苏瀑布,
阿根廷的诗意多了一份磅礴大气。

(请横屏欣赏长图)


Photo by ©TravelArgentina
阿根廷的最南端,
还有更著名的冰川国家公园。

长途穿越至此,你就能亲眼看到地球上最具观赏性的「活冰川」。

莫雷诺冰川的巨大冰盖世界第3,仅次于南极和格陵兰岛。但它真正独特之处在于不断位移——每天向前爬行2米,一个不断变化的艺术品。






▲莫雷诺冰川20万年的岁数,还是冰川界的小伙子。


久坐不动看冰川塌陷是一件兴奋的事,有时需等上几天,运气好只需1分钟。


阿根廷的「无人区」
1/2国土被遗忘

从现在起,布宜诺斯艾利斯已远去,
同样远去的还有纷杂的日常生活,
在我们面前的,是整个拉丁美洲大陆的最南端,
一片真正被遗忘的荒野。

大自然对阿根廷的善意,在此转瞬即失。



Photo by ©Laurie Chamberlain

南美大陆最南端 —— 巴塔哥尼亚荒原,
这处几乎占了阿根廷国土1/2的无人区,
只剩下幽灵野风、数万年尘沙侵蚀。





Photo by © Patagonia Magazine

巴塔哥尼亚荒原之于阿根廷,就像西藏之于中国,西伯利亚之于俄罗斯。无人不知晓它的美,却少有人真正前往。



Photo by © Lonely Planet

这片土地在政府、资本家眼里鲜有价值,
但对流浪者而言,视它为「追寻真理」的终极圣地,
许多伟大的英雄梦诞生于此。



沿着圣马丁将军当年解放南美的征途,骑马穿越解放者之路,无人区风景如画,这是人和自然最直接的连接。

切·格瓦拉的摩托车旅行,也是在进入巴塔哥尼亚之后才变得生动有趣。



电影《摩托日记》,格瓦拉的帐篷在这里被风吹跑,他不得不向当地人借宿,于是第一次见识了贫穷的工人生活。

旅途太艰难。
每年全球只有1000名旅行者来访这片荒野。
如果你来了,就是大自然的稀客。


世界的尽头,终归是荒芜

有的路,再难也想走下去。



Photo by © Patagonia Magazine

沿着世界上最长的公路之一
阿根廷40号公路,一直向南,穿过:
236座桥梁,13片湖泊,
27座山口,60个城镇,
20个自然保护区,4座世界遗产,
海拔从0米攀升至近5000米,
......
路的尽头,你将最终抵达乌斯怀亚,
世界上最南端的城市。



电影《摩托日记》里切·格瓦拉的公路原型,就是这条40号公路。


40号公路全长5000多公里,从大西洋海岸到安第斯山脊,纵贯南北全境。

这座最南端城市的最南端,有一座灯塔。
再往南800公里,就是南极了。
于是,它被定义为真正的「世界的尽头」。


这可能是地球上最著名的一座灯塔,法国文学大师儒勒·凡尔纳为它写了一部小说《世界尽头的灯塔》,王家卫电影《春光乍泄》则为这座灯塔赋予了悲情气质。




电影《春光乍泄》电影剧照,张国荣与梁朝伟的永恒之作。

除了灯塔,抵达乌斯怀亚还有一个「世界尽头邮局」、一座「世界尽头博物馆」。

还有一个冰川国家公园、火地岛国家公园,政府曾把重刑犯流放到这里,有一趟运送囚犯的火车,现在已变成了观光火车。


Photo by © TravelArgentina

其实,「世界的尽头」并没有什么特别。
单单因为一座灯塔、一座冰川,一片荒野,就要飞行30多个小时,再长途跋涉3000公里,听起来很酷。但是,值得吗?

答案在于你自己,
成熟的旅行者会明白:
流浪的意义在于
当生命和地理走到了尽头,
你是选择继续走下去,还是转回头。





「世界尽头」的阿根廷
曾活成了世界主流

阿根廷的自然,像南美;
阿根廷的城市,像欧洲,
像它的精致,也像它的慵懒。

阿根廷大文豪博尔赫斯幽默地比喻:
「阿根廷人是说西班牙语的意大利人,并自以为是住在巴黎的英国人。」



梅西是意大利和西班牙混血。马拉多纳、巴蒂斯图塔也是这样。

这不就是欧洲流浪者的乐园吗?

说它是欧洲流浪者的乐园,一点不矫情。500年前,欧洲移民踏上这片新大陆,缔造了今天的阿根廷。他们多数是失意者:底层青年、中产家庭、异教徒。在家乡没捞到甜头,才背井离乡,到殖民地碰碰运气。





Photo by © Leica Club

欧洲人带来了高级文明,
建设了南美洲最白净的城市、最漂亮的别墅,
让阿根廷一度成了全世界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完全不是你想象中南美穷乱脏。



阿根廷的国民修养、文化教育、医疗水平都早早领先其他拉美国家50年。

20世纪初,白人在这里创造了阿根廷奇迹!

1910年代,当我们还是晚清王朝,阿根廷就已经跻身世界八强了,人均GDP超过德国、荷兰。它也一直是「南美首富」,所以整个南美洲都不待见它。

现在的中国人移民去加拿大、澳大利亚。但上世纪初,阿根廷是欧洲中产家庭的「移民首选」,混得不好才移民澳新加。



于是,我们看到了阿根廷的精致:
走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大街上,
经常会错觉身在欧洲,
这个名为「好空气/Buenos Aires」的城市,
也的确享有「南美巴黎」「南美瑞士」之盛名。

灿烂的阳光,像子宫一样舒服的温度。
满大街清一色的白人。




繁花似锦的广场、纪念碑,
世界上最宽阔的主干道。





7月9日大道是世界上最宽阔的街道,宽130米,双向12车道,这条主街两边有很多标志性建筑,如法国大使馆、方尖石塔、共和广场等。




Photo by © TravelArgentina

一排排漂亮的欧式老建筑。法国、意大利风格的宫殿,这都是上世纪富裕年代留下的遗产。

郊区的富人别墅区甚至比美国纽约洛杉矶的还大。优雅的大庄园、城堡、草坪、百年老树……证明这确实是曾经牛过的城市。



Photo by © Marcela

上流社会区的雷科莱塔墓地,世界最贵墓地之一。游客慕名前来,贝隆夫人的墓就位于此,《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正是为她而作。



Photo by © Miguel Bruna Recoleta

阿根廷更拉丁热情的一面,
在「穷人区」博卡区一目了然。



当年的欧洲移民就是从博卡港上岸,用船舶旧铁皮和油漆搭建起今天的彩色房子。


博卡区称为涂鸦之城,画的都是老欧洲移民故事。对年轻人来说,它是对生活最自由的表达。

你也一定也看透了阿根廷人的懒。

「不要怪罪,慵懒是我们的优良传统!我们已经比巴西人勤劳多了。」阿根廷人集齐了西班牙、意大利——这两个欧洲最懒民族的光荣血统,再混搭拉丁美洲天生的自由散漫...... 难怪他们永远不是一个奋斗的民族,更不可能是战斗民族。

天性爱自由,爱到无组织无纪律!




即便国家不景气了,每个人都在发牢骚。但人们依然不爱上班,谈恋爱、吃牛肉、喝马黛茶、泡酒馆、跳探戈、看足球……才是永恒的正经事!

「年轻人,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吃牛肉!」




阿根廷人每餐必有肉,平均每个阿根廷人一年吃两头牛。

阿根廷人这么爱吃肉,却不减肥,也不怕三高,据说源于他们爱喝一种提神醒脑、且超级文艺的 —— 马黛茶。


博尔赫斯的小说里经常出现马黛茶。

探戈,可能是阿根廷对世界的最大贡献。

探戈发源于博卡,它是新移民结识陌生人的好机会。亲密的身体接触,不需要语言交流。这种热血沸腾的舞蹈也被描述为「在垂直位置做爱」。


Photo by © National Geography

「不是每一个阿根廷人都会跳探戈,
但他们身体里都住着探戈的灵魂。」




探戈是阿根廷的「广场舞」,市中心广场、居民区、跳蚤市场就是最热闹的舞台。


2016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访问阿根廷时,在国宴上激情跳探戈。

阿根廷人还有另一个精神支柱:足球。

女球迷总说:「世界杯时,如果不知道该支持谁,就支持阿根廷队吧!」

因为那一抹漂亮的浅蓝色,也因为它永远不缺超级巨星,从马拉多纳、巴蒂斯图塔,再到梅西。灵光闪现、才华横溢,又总比巴西足球更飘逸、更诗意。

人们更迷恋阿根廷足球的悲情。今天,它更成了阿根廷人的国民情绪,一起悲喜、一起共赴国家的荣耀与失败。




博卡青年队的主场「糖果盒足球场」,名字很好听。



可惜,潇洒的阿根廷人,
没能在成功路继续走下去。


阿根廷,未来去何方?

曾经富得流油,如今贫穷了。
阿根廷活成了世界上唯一「从发达强国堕落到发展中国家」的笑话。被远远挤到了世界舞台的边缘。

它离美国太近,不得不受人管制,
它又离上帝太远,太过放任自流。



1940年代开始,一战、二战后的世界格局大洗牌中,阿根廷缺席了。它躲避了战争破坏,却也与世界脱节。

一会儿搞民主,一会儿搞独裁;政府贪腐、法纪颓丧,通货膨胀严重,社会效率低下......今天的阿根廷依然一蹶不振。

阿根廷人对自己的政府极其失望,
就像梅西对阿根廷足协的失望一样。
人们只好继续呆在咖啡馆闲聊,继续谈恋爱、吃牛肉、跳探戈、看足球……忘记愤怒,醉生梦死。



Photo by © Brad lloyd

今天的阿根廷青年,抽着美国香烟,看着美国电影,听着美国摇滚乐,幻想着有一天能去美国旅游……全都「胸无大志」。三个年轻人异口同声地对我说,他们的理想就是结婚生子,然后挣钱盖一所属于自己的大房子。他们也关心政治,但似乎不觉得政治和他们的生活有什么关系。 —— 袁越《土摩托看世界》



Photo by © Nicolas
这些故事,对于长途跋涉的旅行者而言,
也是风景的一部分。



「我想不到在这个世界上
还有什么地方比阿根廷更遥远,
那里是天涯。」

去阿根廷流浪,你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但平庸的生活,难道就不需要代价吗?



Photo by © Smartisam

· END ·
文 | 时差岛团队
图 | TravelArgentina、Unsplash、VCG
© 时差岛出品


在线咨询

- 【高评移民项目推荐】 -

X
分享到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