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热荐
当前位置:首页>全球趣闻>在鸡鸡黑市,他们把从非洲偷来的鸡鸡在美国高价出售

在鸡鸡黑市,他们把从非洲偷来的鸡鸡在美国高价出售

2020-06-28
尼日利亚警方围剿了一个专门贩卖男性器官的团伙,10人被捕。

“买主打电话给我,说他需要一些鸡鸡。”



“他说,如果我们提供这些重要零件,他将给我们足够的钱来盖房子。”



团伙老大阿赫梅杜和他的小弟在镜头前讲述了他们如何野蛮收割鸡鸡和蛋蛋的罪行。


男性私处器官商人警察在科吉州逮捕10人帮派

我们为阿赫梅杜杀人,为了割掉受害者的鸡鸡和蛋蛋舍胡·阿里育帮派成员



该团伙透露了他们是如何在一次行动中杀死4名当地平民和1名警察的。


“来自国外的中间商招募了我们,并承诺为我们提供舒适的生活。”


39岁的雅库布·阿赫梅杜在审讯中对他们将每只鸡鸡以30万尼日利亚奈拉(约合人民币5760元)的价格卖给鸡鸡商人的事实供认不讳。

帮派成员交易男性私处器官

警方在科吉州逮捕了10名人类鸡鸡商人据报道,在科吉州,一个专门从事鸡鸡贩卖的10人帮派被警方逮捕。

“太可怕了,当时我已经吓得屁滚尿流。如果警察晚到1分钟,我将永远失去我的男子气概。”




穆萨·阿里尤绘声绘色地讲述了他险些成为鸡鸡大盗又一名受害者的骇人事件。


在西非和中非,抢劫鸡鸡的报道并不罕见。



那里对传统宗教和巫术的信仰仍然很普遍,为获取男性身体重要部位的仪式性杀戮延续至今。



但如今,鸡鸡贸易已然超越了宗教范畴,成为了一种非法但有利可图的商业手段。




砍掉朋友鸡鸡的男人可能正计划在人体器官黑市出售它。



据报道,恐怖的袭击使一个人失去了鸡鸡,这可能是被切断器官交易的一部分。




生殖器盗窃犯罪现象正愈演愈烈。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人类学家路易斯·隆伯德在《太平洋标准》杂志上写道,有关鸡鸡盗窃的报道过去仅限于非洲城市地区,但现在已经传播到“种植花生的小村庄”。

鸡鸡抢夺的崛起——非洲生殖器盗窃犯罪浪潮袭击农村怪异但真实

男子在尼日利亚科吉州因“偷窃人类鸡鸡”而被驱逐


由于害怕鸡鸡被抢,如今的非洲男性不得不成群结队才敢外出。


焦虑的表情遍布这片以雄壮著称的土地。


根据尼日利亚拉各斯警察局特别战术小队监察长尤素夫·科洛提供的最新数据,在过去10年中,他们已经埋葬了600多个失去关键器官的男性。


鸡鸡偷盗在非洲农村“正在上升”:报告


“巫医对鸡鸡固然有着稳定的需求,但非洲各国很小,鸡鸡只有极为局限的市场。”


“鸡鸡和蛋蛋真正赚钱的买卖在欧美国家。”



隆伯德博士解释了近年来不断上升的鸡鸡被盗事件背后的资本运作属性和隐匿性的经济原理。


《太平洋标准》黑市特刊:人体部件的阴暗市场内幕保护您的游戏物品免受窃贼侵害



2013年5月,4名马拉维男子试图在意大利以17,000欧元/只的价格出售鸡鸡而被判入狱。



2015年,一名女子试图走私数只夹藏在面包中的鸡鸡在喀麦隆机场被抓获,被判入狱16年。

绰号鸡鸡收集者的护士因偷鸡鸡被捕



这些恐怖奇闻并非孤立事件,鸡鸡盗抢事件正如野火般蔓延。


研究这个问题的布基纳法索专家亚米戈·巴乔表示,在过去15年中,这种犯罪导致该国近300人死亡和3,000多人受伤。


作为法国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他已经研究了这一现象数年。


该国城市库杜古在医疗中心设立了专门针对这种事件的危机处理小组。


“这些受害者都还很年轻,但却不再能够生儿育女。”副市长加斯顿·卡甘贝痛心疾首地表示。


鸡鸡大盗在拉各斯被捕



你可能只听说过饥荒、战争和疾病,但显然更可怕的是,男人正在因为资本主义的消费需求而失去最宝贵的器官。



在所有丧尽天良的恶行中,偷鸡鸡毫无疑问排名榜首,如果你能感同身受的话。


重大新闻:由于油莎草卖家涉嫌在乌穆阿希亚偷走了男人的鸡鸡造成混乱

大象担心自己的牙,犀牛担心自己的角,男人在为自己的鸡鸡发愁。



2017年FBI在亚利桑那地下人体器官黑市中搜查到的8只黑鸡鸡暗示着一个巨大的偷猎市场。



这些“新鲜,冰冻,而且未经过防腐处理的”鸡鸡被运往世界各地以谋取利润。


FBI照亮“人体销赃点”

“鸡鸡在医学研究中没有实际作用。”



“商业器官移植推动了对不应被视为商品的男性器官需求。这种扭曲的系统,让器官商人从欺骗获取和彻底盗窃、运输、销售和分发人体零件的非法活动中获利。”



波士顿大学的米歇尔·安特比教授认为,出价最高的人得到最大的鸡鸡。



鸡鸡移植是下一件大事吗?



“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马太福音24章28节。



贪婪使人灭绝人性。




鲜血、疼痛、尖叫和泪水无法阻止鸡鸡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市中心被丧心病狂地明抢。



有钱人骄奢淫逸的玩法永远比你的脑洞大。



鸡鸡移植外科医生是目前医学界最炙手可热的巨星。



换鸡鸡的需求在世界各地的器官移植手术排期中冉冉升起。


中国台湾百万富翁成功移植12英寸长的黑人鸡鸡

“我之所以选择泌尿科,是因为通过我心爱的专长,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善某人的生活质量。”




外号为鸡鸡博士的范德默威博士对《纽约时报》表示,这项开拓性业务目前还有数十位竞争者在等待同样的手术。



鸡鸡移植?!

无论这样的“医者仁心”看着有多么地理想主义,都无法回避有需求才有市场的事实,道德和法律问题并非鸡鸡商人单方面的问题。



这个世界应该没有多少人期待这样的医学奇迹不断上演。

当一个大鸡撬了你的妞,你会不惜一切把她抢回来

忍不住多说两句:很多人由于成长环境、教育程度、生活经历和价值取向等等因素,只愿意、也只有能力停留在自己的认知视界之内,并对所有超出认知的事物报敌视态度。



而且,在互联网几乎无边界的群体语境下,他们把这种敌视要求为一种话语权利/力,并且“自我认同的精英”化和社会现实的冲突感会加剧和放大他们要求这种权利/力的程度,这是所谓大众的反叛,“野蛮人的垂直入侵”范例之一。


在线咨询

- 【高评移民项目推荐】 -

X
分享到 - 微信